协会服务平台

当前位置: >服务平台 >协会服务平台 >正文

中华老字号如何抓住新消费机遇

发布时间: 2020-11-06 09:27:34 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

中华老字号是一座城市的名片,更是经济发展“活化石”。一块招牌背后都有一个传奇的故事,经过岁月的沉淀,这些老字号如今发展如何?在拥抱互联网积极创新的契机下,老字号又该何去何从?

日前,企查查发布《2020企查查中华老字号商标大数据报告》,从中华老字号的地区分布、类型占比、上市企业、商标布局等多方面入手,全面深入地进行数据分析。

上海北京老字号最多

报告显示,从中华老字号的省份分布来看,上海、北京、江苏位列前三,上海有180家中华老字号,占比16%;北京有117家中华老字号,占比10.4%;江苏省有96家中华老字号,占比8.5%。上海、北京、江苏均是历史文化古城,商业贸易体系发达,中华老字号数量最多。从区域分布来看,明清以来我国商贸最为繁荣的区域当属长三角地带,数据显示,江浙沪有367家中华老字号,占比32.5%,接近1/3

事实上,我国的老字号大多创建于明代或清代,主要得益于当时商品经济、手工艺的迅速发展。1949年后,中华老字号企业约有16000多家,涉及零售、餐饮、医药、食品、烟酒、丝绸、工艺美术和文物古玩等众多行业,以及书店、照相、美发、洗染、浴池等社区服务领域。但是,到了1990年,由原商业部评定的中华老字号只剩下1600家,这个数量仅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0%。在2006年商务部《关于实施“振兴老字号工程”的通知》及2011年《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华老字号保护与促进工作的通知》中,先后确定了两批中华老字号名录,企业总计1128家。

另外,报告显示,仅8个省份的商业中华老字号TGI批数大于100,该指数是反映目标群体在特定研究范围(如地理区域、人口统计领域、媒体受众、产品消费者)内的强势或弱势的指数。其中上海、天津、北京对商业中华老字号的关注度较高,不仅数量多,而且TGI分别达到18415513120世纪的上海实业繁华程度在全国首屈一指,据统计,上海商业中华老字号共有97家,细分品类达28种,仅服装的中华老字号就包含西服、皮货、羽绒服、内衣等品类。而且,在上海商业中华老字号还出现了化工制造、橡胶生产、电器制造等工业。

六成老字号与“吃”相关

结合商务部对第一批中华老字号的行业分类,将第一二批1128家中华老字号归为四个行业:食品加工业、餐饮住宿业、商业、医疗卫生业。企查查发现,食品加工行业的中华老字号高达463家,餐饮住宿行业的中华老字号也有212家。也就是说,与“吃”相关的中华老字号占比59.8%,接近六成,因此中国人常被认为是世界上“最好吃”的民族。

从中华老字号的类别来看,酒厂、饭店和药店拥有较多的百年经典品牌,其中酒厂相关中华老字号129家,比如茅台白酒、青岛啤酒、绍兴黄酒等;饭店相关中华老字号125家,包括饭庄、酒楼、菜馆等;医药相关中华老字号118家,比如同仁堂、永安堂、云南白药等。

为何饭店、药店、酒厂相关的百年老品牌更多?业内人士表示,究其本质,由人们的消费频次决定,一日三餐,餐中有酒助兴;生病了要吃药,处于高频次消费赛道的品牌能够拥有更长的生命力,即便历经动荡年代,也能够存活下来。

位于中华老字号品类第二梯队的品牌虽不及饭、酒、药的消费频次高,但都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,茶叶、宣纸、印泥、酱菜等是中国传统消费文化的传承载体,其间诞生了无数优秀的百年品牌,比如六必居酱菜、吴裕泰茶业、漳州八宝印泥、安徽宣纸等,更有一些曾是皇家贡品,例如宣纸早在唐朝就被认定为贡品,六必居酱菜在明朝嘉靖年间被列为贡品,漳州八宝印泥是清朝时期的贡品。

老字号与新消费

千帆竞进,代表着传统商业的老字号如何在新消费热潮中生存与发展,同时为拉动国内大循环作出贡献?

“有的老字号还活着,但它已经死了”,并引商务部的数据称,目前只有10%的老字号盈利,20%的老字号亏损,70%的老字号在维持现状;品牌老化、创新不足、市场萎缩、竞争力下降,经营出现危机,是当下不少老字号集体面临的问题。

但是,也有一些老字号敢于创新,不仅生存无忧,还为当地的经济带来新动力。相关统计显示,在中华老字号密集分布的浙江,商务部门挂牌认定的老字号企业达491家,在这里,老字号的生存状况如何呢?专家介绍,浙江老字号群体不仅没有被时代的大潮淹没,还焕发了新的生机。像王星记、张小泉、胡庆余堂等等这些知名的杭州老字号,不仅守住了传统工艺的“正”、商品质量的“正”,而且不断推出新产品,开拓销售新渠道,上市、直播、文创……求新、求变为老字号注入了新的活力

7月初,杭州市金融办公布123家重点拟上市企业名单,张小泉和知味观位列其中;此前,王星记牵手国漫,五芳斋牵手漫威,为老字号开启了新营销之路。在一片“老字号究竟怎么了”的困惑中,浙江可谓是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

在北京,也有一些老字号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没有退缩,还加快了创新和变革的步伐,抓住数字化机遇,搭建完整的数字化平台,从而打破地域局限,触达更多新的消费者。比如,惠丰堂的老北京炸酱、护国寺小吃的罐装豆汁儿、月盛斋的羊蝎子、北冰洋的瓷罐酸奶等,这些不少北京人熟悉的吃食经过标准化生产走进商超,实现了多渠道销售。

老字号的“老”,首先是指一家企业生存的时间之长,历数十年、上百年而不倒。但老字号的核心涵义,与其说是“老”,不如说是“不老”,因为“不老”,所以才能屹立不倒。每一家老字号都有一部艰苦卓绝的创业史,它们在创业过程中,敢打敢拼、锐意求新,在遍地荆棘中开出一条道路。那么,为何有些企业成了老字号后就画风陡变,变得因循守旧了呢?当下中国很多老字号发展不好的重要原因就是只知道在“老”字上打转,“倚老卖老”甚至“啃老”。

作为数百年商业和手工业竞争中留下的精品,老字号是劳动人民在历史发展中的智慧结晶,也是中华商业文化的重要载体。但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生活时代,新旧时代交替的阵痛期,必然是老字号需要面对的问题。但是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只要老字号能够继续坚守品质与匠心,不老的传奇将依旧能够续写。